无需申请送18元彩金-上置集团再度陷入经营困境 出售“华府一号”未果

  原标题:出售“华府一号”未果,上置集团再度陷入经营困境

  7月21日,上置集团披露,其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的上海金心置业有限公司51%股权,于当日没有收到任何申请,出售事项将不会进行。

  事实上,此次挂牌早在6月19日就已经结束,上置集团将出让日期延长了4期。

  6月2日,上海金心45.11%股权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出让,价格约为16.09亿元。另外还有5.89%的股份作为挂牌出让不可分割的部分,价格不低于2.1亿元。总共51%的股权,底价合计约18.2亿元。

  上海金心的主要资产是位于上海黄浦区大兴街第717-719号的地块,即旧改项目“华府一号”。以江阴街为界自然分成南北两块,占地面积为3.7万平方米。

  按照原有规划,南地块拟建一幢200米的商办综合塔楼及商业裙房,规划建筑面积约为8.08万平方米;北地块则计划建五栋高层的豪华公寓,规划建筑面积约为12.58万平方米。

  黄浦区大兴街第717-719号的地块早在2004年就交付完成,但该项目拖了6年才完成第一阶段的拆迁工作。而后,上置集团陷入经营危机,华府一号无奈被搁置。

  2016年,上置集团将其间接持有的49%股权转让给上海中崇滨江实业发展有限公司,项目拆迁的消息再度传来。无奈的是,华府一号动工的消息再度沉没。直到今天,由政府组织第二阶段征收工作仍在进行中。

  原本的一手好牌,历经16年辗转,只剩下一声闷响。

  据了解,华府一号是上置集团目前在上海唯一一个正在开发的项目。无奈抛售,也是为了纾解三年来首次由盈转亏的经营困境。

  2019年年报显示,上置集团年内收入净额约为人民币6.51亿元,同比下降58%。公司股东应占亏损约为人民币22.56亿元,而2018年股东应占利润约为人民币1.14亿元。

  对此,上置集团称,损失主要归因于房地产销售所交付面积的减少,房地产开发收入和毛利减少。

  去年,上置集团销售金额仅为27.72亿元。主要在售的物业仅7个,包括北京晨芳雅园、上海名人天地、嘉兴湘府、上海绿洲雅宾利花园、成都绿洲雅宾利花园、柬埔寨金边印象和伦敦雅德里尔等项目。

  与此同时,上置集团的土储自2016年达到282万平方米后就走上下坡路。往后两年分别为210万平方米、211万平方米。到了去年,这一数值再度降至183万平方米。

  今年,公司计划新增30万平方米的土储,以满足未来一年开发需求。但该增量相比同等规模的公司也偏低,三巽控股去年新增土储就达到92万平方米。

  同样棘手的还有不断恶化的财务状况和即将迎来的偿债高峰。去年,上置集团的流动负债达99.95亿元,而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人民币5.19亿元。

  雪上加霜的是,今年年初公司执行董事、前任行政总裁兼董事主席彭心旷被逮捕,执行董事陈东辉亦被拘留。

  目前,由中民嘉业的董事长雷德超取替彭心旷,兼任上置集团执行董事,以及董事会主席等职务。

  这一“黑天鹅”事件导致上置集团在合并财务报表批准当日,须即时偿还11.83亿元借款,其中人民币9.182亿元计入为非流动借款,2.648亿元计入流动借款,同时相关贷款人有权要求上置履行担保责任偿还34.14亿元的合营企业贷款。

  值得注意的是,彭心旷并不是上置集团第一位被查的董事会主席。

  时间退回至5年前,上置集团创始人施建被常州市检察院采取监视居住措施。而后,公司面临了一场巨大的股权和人事变动。

  在保利地产寻求认购上置集团30%股份无果后,中民投旗下的中民嘉业与上置集团订立了一份谅解备忘录,以每股0.10港元认购上置集团配发的股份。

  资料显示,中民嘉业背后大股东为中民投,持股62.6%。中民嘉业在资本市场陆续控制了上置集团、亿达中国后,又通过定增入股阳光城

  2015年年底,施建被停职,中民系高管彭心旷获委任为上置集团执行董事、行政总裁。中民嘉业也完成了上置集团149亿股股份的认购,持股比例72.45%,一举成为上置集团第一大股东,原作为上置集团大股东的上置投资退居二线。

  入局后,中民投便开始帮助上置集团剥离非战略资产,整合国内资产,并频频在国内外收并购市场出手。

  国内,上置集团先后斩获上海美兰湖资产包、北上深资产包、长沙等项目;国外,以收购澳洲悉尼综合体项目作为其跨出海外业务的第一步,随后又买下两处位于英国伦敦的永久性产权物业和美国旧金山的一幢8层高停车场。

  中民投一系列的战略重整让上置集团在2016年结束了14年来连续亏损的局面,成功扭亏为盈,且获得了百亿的银行授信。

  但好景不长,上置集团正面盈利不过三年,经营亏损的局面再一次出现。

  去年,中民投资金链危机爆发,旗下资产纷纷甩卖自救。不仅将董家渡地王项目卖给孙宏斌,持有多年的阳光城股权也全部出清。

  上置集团的资产也难逃被出售的命运。去年5月,上置集团以3176万英镑(约合2.8亿人民币)的价格出让旗下润斯投资51.1%股权及相关贷款,润斯投资持有英国伦敦两项商办物业。6月,又以总对价12.85亿的价格向阳光城出售了沈阳项目公司的全部股权。

  多事之秋,去年9月上置集团二股东上置投资一纸诉状将上置集团告上法庭,向其索赔要债。去年12月底,上置集团突然宣布已与上置投资和解,后者已经撤诉。

  成立28年来,上置集团真正盈利的年份屈指可数。如今经营困局叠加“黑天鹅”事件,连用来纾困的华府一号也出售无果,上置集团再一次走在了薄冰上。

  不过,今年7月,在上置集团获中民入股后的首次媒体会面上,中民嘉业总裁陈东辉承诺,会协助上置改善资产结构和负债水平,并选择一些优质的上海项目注入上置。通过“产融结合”,帮助上置整合地产业的上下游业务。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蒋晓桐